90后圆桌:用一个关于翔的话题,重新认识90后创业者……

创业文摘 markof 898℃ 0评论

5450abd21bc8e050378b4571_1280
重新认识 90 后创业者,怎么认识?用一个关于翔的话题就知道了……今天 WISE1.0 大会我们看上去很不像 90 后的 90 后导师阳仔(@leon )和投了很多 90 后创业者的 IDG 合伙人李丰、Ripple 中国区负责人孙宇晨、V 直播创始人刘靖康(花花)、节操精选创始人陈桦一起围观了一下 90 后这群人…

阳仔:现在 90 后被说的特别多,我想现场的各位都是 90 后创业者,大家说说自己怎么看 “90 后 “?

陈桦:我觉得大家对 90 后肯定有误解,我发现其实 90 后的情商都特别高,特别潇洒,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并且内心有自己的 power,会去追寻自己喜欢的东西。

孙宇晨:我自己的感觉是 90 后现在比较国际化,以前成功的企业家可能会把自己的成功归根于毛泽东思想的一些东西,但是其实现在我们关注的是更硅谷化的企业家思想,比如之前 Peter Thiel 的 zero to one,美国那边还没怎么聊呢,我们这边聊得比美国更 high。所以 90 后对思想的亲近性更强,我觉得这个是我喜欢的一个地方。

花花:我觉得 90 后被过分强调的就是 “90 后 “,90 后在我看来只是一个媒体属性的标签,90 后创业、90 后如何如何了不起,90 后如何到各地约炮。其实到十年后的时候,就不会有媒体去讲 90 后,我觉得 90 后就代表年轻人。

阳仔:说实话我是很羡慕 90 后的,虽然我自己也是 90 后……

此刻全场笑翻 ~ ( ≧▽≦ ) /~
5450abd21bc8e050378b4572_1280
阳仔:刚刚说了 90 后有一些容易被忽视的特质,如果 90 后去创业或者去做投资的话,大家可能会顾虑,90 后有哪些特质是会被保留的?

花花:一般来讲,这个问题期待的答案,肯定是有持久保留的特质。但是我并不认为 90 后这代人身上会有长久保留的特质,因为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大家都敢想敢做,但是你在社会中,泡得越久,经历的越多,慢慢慢慢会受环境、家人、投资人的压力,去改变很多。

在我们这一代人里面,有非常大比例的人,有自己喜欢做的东西,但是因为家里人的压力,让他去考个公务员,去找个稳定的工作,也会随着我们这一代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趋于平凡。我觉得,一个人,他的想法、特质,是由环境决定的。虽然现在因为信息的环境的改变,我们比例上来说是比以前更敢想敢做的,但对整个这一代人来讲,我认为能否长久保留,还是很不确定的。

但是我自己会保留的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我会长久坚持下去,

孙宇晨:我自己总结的就是,” 有棱角 “。到我们这代人,才有大量的一批人,可以选择和以前的人完全不一样的强势进入社会的方式,比如现在大家会选择创业

过去 50、60 后是分配,70 80 后是去外企、去考公务员,只有现在 90 后才有非常强势的进入社会的方式,就是去创业。

以前是所有的社会规则都被订好了,就像机器一样,把你的棱角都打磨掉。现在有很多在员工身上看来是很差的东西,但是放在创业者身上是很好的,比如说敢想敢做,这个在老板看来一定是不喜欢的。

而且我觉得 90 后只是有棱角的一代人的刚刚的开始,95 后、00 后会更有棱角,最后大家都会变得很有想法很有创造力,就像美国的硅谷一样,整体都很有创造力,是一个自洽的环境。

陈桦:我们今天都喜欢说亚文化,以前的亚文化是什么?摇滚、刺青,这些都亚文化,今天大家说呆萌纯碱爱,都已经变成主流文化,这些是会变成像文化背景一样留在大家身上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会被磨灭的东西。

李丰:我经常跟他们(注:指李丰投资的 90 后创业者)一块儿吃饭,我喜欢和他们吃饭是因为他们虽然有很多幼稚、不成熟的地方,但是我经常吃着吃着饭会有一种抽离的感觉,在那样的一个时刻,我经常会很感动。

对于我而言,还是因为他们身上有比较纯粹的勇气和坚持去做一件事情,他们在讲一件东西的时候会很让我感动。因为我是 70 后,我在他们身上看见了很多因为我们的经历眼界见识所限制没能有但又希望有的气质。

所以用一句话来说的话,我把他们视为我的疲惫投资生涯中的英雄梦想。

阳仔:针对 90 后的需求,比如弹幕,比如阅后即焚,无压力的社交,除了这些新的产品形态,你们觉得还有什么没有被满足的 90 后的需求是有机会去尝试的?

孙宇晨:我讲下我的观点,我个人感觉之前 70 后、80 后的创业方向都是和衣食住行相关的。但是现在 90 后的生活方式已经完全脱离了 80 后,举个栗子,现在很多 90 后不会去喝白酒,而威士忌对他们就是一个好很多的选择。那么为什么中国人就不能有自己的特别酷的一种酒的品类?

然后我觉得这个恰恰是 90 后最擅长建立的,无论是弹幕的建立也好,XX 的建立也好,90 后是很擅长塑造新的品牌和文化的,以后所有和文化相关、品牌相关的东西都会完全被重新塑造,这些是会被 90 后突破的地方,而这个恰恰是传统行业和互联网的交界处。我觉得最后甚至糖果的生产商,都会被颠覆。

花花:我自己接触很多创业者、很多 vc,在接触他们的时候,他们会问一个需求说:这个是 must to have,还是 nice to have?我之前就带过一家 360 投资的公司,就是一个从 must to have 到 nice to have 的公司一步步走得非常清晰的公司。

我觉得接下来,nice to have,是非常大的机会,所有 nice to have 都是围绕精神的,可以让我的生活变得得更好。比如一加手机,他不是刚需性的产品,但是为什么他可以卖得这么好?我觉得它就是有很多 nice to have 的地方,做得很极致的需求,比如后盖手感很好。再比如大家看到弹幕,原来没有看到弹幕的话,大会也一样开,但是有了的话,大家想说的话就可以铺天盖地涌过来。

李丰:这个问题问得特别投资人,对我这个答案特简单,我觉得就是你相信他相信的事情,和你相信他喜欢的事情,并没有很多大众和小众的区别。你让他去做他相信的事情,就是做这个年轻群体喜欢的东西,因为他们相信的东西,都会成为这个群体很喜欢的东西。

阳仔:问一个比较 90 后的话题 ~ 我有一个 90 后的朋友,在做一个社交软件,你要想进入这个社交软件,必须要把自己的屎放在自己的手上,拍个照,审核通过了才能进入这个社交网络,和 ello 很像,我想知道大家对这个怎么看?

陈桦:我觉得挺酷的,不是涂 shi 这件事酷,而是你有一个 identity,大家气场相同、逼格比较相近。

此时飞来观众弹幕:歃 shit 为盟……

花花:我大二的时候就上过一次 36 氪的香港开放日,我做了一个很酷的广告技术,后来卖给了一家广告公司,就进入这个公司,他们其实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广告公司,他们花了很多的钱、用了很大很大的力气去开发技术,去定位自己的目标人群。

所以说到你怎么去找到自己的目标人群这个话题,其实你用手去托一坨翔,就是很酷的把自己目标人群筛选出来的方式,并且它可以成为高效的自传播的方式。

我觉得对一个产品来说,种子用户的质量远远比种子用户的数量重要,如果你把第一批愿意用手托翔的人选出来,你就精准地找到了自己的种子用户。这个还可以举一反三,例如我现在卖一个充气娃娃,你现在要让用户买这个东西,当然不拖着翔,可以拖着什么你们自己想……总之它是可以用一种很良性的方式去做,形成良性的传播。

李丰:这个,我没有判断能力……

文章来自 36 氪

转载请注明:每日创业文摘 » 90后圆桌:用一个关于翔的话题,重新认识90后创业者……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